光伊翟

喜欢≠爱 aph主露中,仏英,

这应该算是购买后的返图吧……
买的本子到货了,包装真的很用心,讲真的,快递快得我有点措手不及啊
,23333
@恰似平凡人生  啊啊啊,买了太太参与的本子我有点小激动(*´艸`*),《lean on 》写得很棒呢~希望太太继续加油呢!

【仏英】almost lover

           D

       宿醉的痛苦,亚瑟这次是真正的体会到了。午后的阳光穿过小镇天空堆积的乌云,家庭旅馆大门的紫藤萝就像瀑布一样泻下。亚瑟坐在旅馆一楼的落地窗边,想着小说剧情的构思。他戴着耳机,放着在写作时一定要单曲循环的歌……
   
       “Your fingertips against my skin (你的指尖轻滑过我的肌肤)”
      “The palm trees swaying in the wind in my chase(棕榈树在风中翩翩起舞)”
       “You sang me Spanish lullabies (你为我吟唱那西班牙摇篮曲)”
      “The sweetest sadness in your eyes (你的眼中映出甜蜜的忧伤)”
      “Clever trick (和那狡黠的恶作剧)”
      “I never wanna see you unhappy (我不愿看到你的悲哀)”
      “I thought you want the same for me(我以为你也一样)”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再见了,我无缘的爱人)”亚瑟随着音乐轻哼。
   
  
      “嘿,亚瑟”弗朗西斯双手用力拍在亚瑟的肩膀上。
    亚瑟的身体随着弗朗西斯的动作猛的一颤,他无奈的扶着自己的额头,叹气道,  “弗朗西斯为什么我们每次见面,你都要用这种方式和我问好?”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接着说,“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家旅馆?”亚瑟墨绿色的眼里写满了疑惑。
   
       “这你就别问了,我有自己的方法。”实际上弗朗西斯是从庄园出来时一路问着来的,这项麻烦的问路工程耗掉了他一个上午的宝贵时间。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亚瑟拿起钢笔继续书写。
   
       “我来把这两瓶红酒送给你。”弗朗西斯坐在亚瑟对面的位置,双手撑住下巴,眯着眼睛盯着亚瑟微笑。从窗帘漏进的一缕阳光照在亚瑟的脸颊上,他卷翘的睫毛轻轻的颤动,因为思考的缘故他浓密的眉毛紧紧的缩成一团
,神情严肃,嘴唇呡成一条线……看到这幅景象,弗朗西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亚瑟,我带你去逛逛维兹莱吧,我猜你肯定没有好好欣赏过它。”还没等亚瑟开口弗朗西斯就拉起亚瑟的手跑出了家庭旅馆。
   
 
        “等等!弗朗西斯!我写的文章还没有收好!!!!”
     
       小山镇的街道边是各种各样的小店铺,弗朗西斯握着他的手在这些店铺之中穿梭,重复介绍这些亚瑟已经知道的东西,滔滔不绝……一段时间后,亚瑟头上的青筋已忍不住凸起,但是却在看到弗朗西斯兴奋的笑脸时,又偷偷把这些无名的怒火给咽回肚子里。
        
       “嘿,亚瑟,看看哥哥我买了什么?”弗朗西斯的手从背后神秘的伸出——一个被卷成扇形的还散发着热气的薄饼,饼的中间夹着水果和奶油,顶端还有两个球状的冰淇淋,插在冰淇淋上的巧克力块还写着'TO.   Arthur '的字样。
     
        “……你……”亚瑟有些吃惊的指着弗朗西斯手上拿着的食物,他刚才只是走神了一小会儿,回过神来时,弗朗西斯的手中已经多出了这样一个东西,他是怎么的做到的,跑?飞?还是穿越?呵呵……都不可能……难道,难道他会魔法?!他也有小精灵?!【作者:亚瑟要被我玩坏了~/滑稽//滑稽/】
 
       “这是Nutella口味的Crêpe,很好吃的!来,张嘴。”弗朗西斯丝毫不再意亚瑟吃惊的小眼神,他自顾自的从 Crêpe中舀一勺冰淇淋递到亚瑟嘴边,开口到。
        起初亚瑟不情愿的皱着眉摇头,但是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又别扭的张嘴将奶油如数咽下,然后双眼不满的看着弗朗西斯欠扁的笑脸。
        
       “好吃吗?”
        
       “嗯……”

       “真的吗?”弗朗西斯紫色的眼睛在闪烁着光芒。
       
       “……煮的”亚瑟斜眼了一眼弗朗西斯,抬手擦了擦嘴角沾上的奶油,转身走向远处的花店,留下愣在原地的弗朗西斯。
     
        “等等,亚瑟你刚刚是故意用那个词来体现出自己的幽默吗?”弗朗西斯快速追上亚瑟,拉住他的衣角问道。
   
        “没有……”冷漠脸。
   
        “你骗人!”

         “没有,就是没有……”
 
         “啊,小亚瑟你就坦率一点吧~虽然哥哥我觉得不是很搞笑,但是我也是会捧场的哟~”
   
         “BAKA!都说了没有!!没有!!”亚瑟抛下了自己以往的风度,涨红着脸与弗朗西斯争执。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弗朗西斯再一次的愣在原地。

          “不……你有”认真脸。
         
          亚瑟仰面倒地,吐血身亡。全文完。
       
          【233333亚瑟怎么可能死呢?这一定是你打开方式不对~来来来,让我们换一种打开方式吧>3<】

           “哈哈哈,不逗你了。看,好美的夕阳,暖暖的……就像你一样……”弗朗西斯背对着亚瑟,微笑着开口。

        心脏在胸腔内狂跳着,叫嚣着。街边演奏者的音乐的旋律就像是可以掀起惊涛骇浪的海风,一点一点吹进他内心的最深处。这是被名为悸动的东西。太阳的光影从永恒的山丘上升起又落下,斑驳的叶影一直蔓延到亚瑟的脚尖,山镇的景色在这一瞬间被照得明亮,温暖的橘色从夕阳的洒落处蔓延开来……
  
        方块A的作弊者偷走了卡牌,而弗朗西斯偷走了亚瑟的心。

  
     TBC

          
        
         

        
         
        

【仏英】almost lover

● 各位darling,Merry Christmas~

●圣诞节我来更一发
    
      C    
        在弗朗西斯得知亚瑟对葡萄酒也有小有研究时,他一瞬间就打开了话匣子,双手在空中比划着,紫色的眼睛中闪着兴奋的光点。
         别墅后有一大片的葡萄园,布满细毛的葡萄藤顺着竹架匍匐向上,在竹架的顶端盘曲生长结出一颗颗圆润饱满的葡萄。
         “这片葡萄园可真壮观。”亚瑟发出来自内心的感叹。
         “那是当然…亚瑟你肯定不知道为了种植这些葡萄花了我多少的时间和精力,这可都是哥哥我的心血啊!对了,我还有一个花园,来看看吧。”弗朗西斯转身走向葡萄园深处的温室花园内,这里的植被很丰富,不论是珍惜的物种还是最为常见的花草,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植物,这里基本都有。亚瑟再一次为之震惊。
         “这花很美吧?”弗朗西斯的手抚上一朵紫色的鸢尾花,眼中是快要溢出的柔情,“我的弟弟马修,他就是这些花,只要这株花还在,我就相信他没有离开……只要这株花还在……”他低声的喃喃自语,手指更加用力的触碰,让花瓣留下痕迹。
          “弟弟?很抱歉无意冒犯,你的弟弟他逝世了吗?”亚瑟不解的开口。
          “五年前,死神把他从我的身边夺走了……”弗朗西斯打开一瓶葡萄酒,酒沿着杯壁滑入高脚杯中,酒香迫不及待的跑进两人的鼻腔中,“很久都没有人陪我聊天了,亚瑟,你愿意留下来吗?”弗朗西斯拿起酒杯,递给亚瑟。
          马修.威廉姆斯是弗朗西斯同母异父的弟弟,弗朗西斯和马修的关系很好,好到曾经弗朗西斯为了帮自己的弟弟出气,和那些小混混打架,本就不擅长打架的他,拼命的拿着钢管挥舞,最后他身上多处粉碎性骨折,碎掉的骨头压迫内脏,弗朗西斯差点没死在去医院的路上。在马修十岁时,医院查出了他患有先天性白血病,十八岁是他人生的终点  ,这让弗朗西斯更加珍惜他这个来之不易的弟弟。
          马修去世的那年弗朗西斯的酒厂才刚刚建成。成为一个优秀的葡萄酒酿造师是马修从小的梦想,但是,他没有实现它的资本,所以弗朗西斯就替他完成了,本想让他看看的……
         “如果他能看到就好了……”弗朗西斯趴在圆桌上泣不成声。
        马修的死就像一颗毒瘤伴随着弗朗西斯的一生。

          
TBC

【仏英】almost lover

B(传说中的第二发~)
      圣玛德琳教堂的侧门有一个宽敞的眺望台,用石头砌成的略显矮小的围栏下,放眼望去一片绵延的田园风景,河水的支流穿过这片草地,绵羊更是遍地可见。灰蒙蒙的天空与绿色的草地和远处的小山丘融为一体,蜿蜒的车道尽头是一座座独栋的别墅,从高处望下去显得十分紧凑。亚瑟站在石砌的围栏边,手里握着向家庭旅馆的老板问来的地址,满脸疲惫。
       亚瑟拿着这张字条在小镇里晃悠了几个小时,本来是想靠一己之力找到这位小有名气的葡萄酒制造商的酒厂,结果却一无所获。最后,他举手投降,伏下身询问一位离自己距离最近的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你好女士,请问你知道弗朗西斯的酒厂在哪里吗?”
       那位老人抬头慈爱地笑着,为他指明了去路。
       推开爬满锈迹的铁门,熟悉的葡萄酒那丝丝缕缕勾人的香味迎面而来, 泥泞的小路边长满了红色的玫瑰,小路正对着米色的别墅,别墅边破旧的秋千随着风轻轻的摇动,环顾四周,高大的针松广泛的分布在庄园的内部,平坦的草地有被人修理过的痕迹,可是亚瑟却没有见到一个人,他所受到的教育迫使他停在了别墅前,没有推开那扇虚掩的大门,犹豫的在原地徘徊。这时,一个探究的声音从亚瑟的身侧响起,“先生,您是来买葡萄酒的吗?”
        亚瑟被惊得一颤,有些尴尬的转过身,掩饰性的捏了捏鼻子,缓缓的开口,“是的先生,我需要一些葡萄酒。”他对上了一双宝石般紫色的眼眸, 深邃得就像一块有吸力的磁石一样,让人一时无法移开视线。
         “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那双眼睛的主人微笑着询问。阳光撒在他柔顺的金发上,那套黑色的西装和他优雅的气质是如此的般配,下颚像是特意留出的胡子,恰到好处的为他增添了些男人味。
         “不,没有……十分抱歉先生”亚瑟的脸有些涨红,也许他是在懊悔自己刚才过于唐突的眼神吧。“您是弗朗西斯先生吗?”亚瑟缓过神问。
          “是的”弗朗西斯拨开自己额前的碎发,右手亲热揽上亚瑟的肩膀”你不是要买葡萄酒吗,我带你去看看我的葡萄园和酒窖!你真是赚了!”
         亚瑟礼貌的微笑,他有些不适应这位才认识的人亲热的动作,却也没有挣脱弗朗西斯的手,他只是默默地捏紧了自己随时会挥出的拳头。
        
    TBC

【仏英×原创】almost lover (作家×葡萄酒商人)

嗨,这里是豆浆~~≧▽≦)/~
(架空文,非史向,非国拟)
                
       A
        雨有节奏地拍打在土地上,顺着泥土的纹路浸进地下,滋养着在这个小山镇内生长的植物。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腥味但是亚瑟还是从中嗅出了葡萄酒那独特的勾人的香甜和夹杂的一丝丝苦涩。
       这个不足百米的小山镇——维兹莱,在十二世纪时曾是法国的宗教圣地,也许这里可以给同样信奉基督教的亚瑟一点点写作上的灵感。
        最近亚瑟的大脑就像许久没有上润滑油的齿轮,铁锈成了他灵感来源的阻碍,他感觉自己无法再维持写作上辉煌成就,于是在临近截稿时,他逃到了法国。亚瑟的文风很平淡,没有什么浮华的词藻和优美的句章,他用自己的语言向人们描述一个又一个故事,这也许读者们喜欢他的文章的理由吧。
         以往亚瑟相信自己总能写出令读者们满意的文章,可是这一次他没有这种自信了,因为,他写不出,爱一个人的感觉……
         每天下午亚瑟都要到圣玛德琳教堂小坐一会儿,这似乎成了他来到维兹莱的一件例行公事。这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如果撇开那来历不明的香味不说的话。他来到维兹莱已经有三天了,几乎是每天都会有一股与众不同,镊人心魂的葡萄酒的香味环绕在他的周围,他尝试着去寻找,但那香味丝丝缕缕,若有若无,总在不经意间拨动着亚瑟脑中的神经。

发一张章子照片 ~≧▽≦)/~
撸章技术不好,见笑咯~